拍迅小说网 > 重生嫡女狠角色 > 第二百零二章 掌权

第二百零二章 掌权

最新网址:www.paixun.cc
    那一日文氏听到皇上的圣旨,她的脸色只是铁青了一瞬,便在心里窃喜。

    曲妙凌嫁了人,以后就不能成为自己的绊脚石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原琼玉跟蒋婧婧都以曲妙凌为依靠,她把曲妙凌嫁出去以后,看她二人还怎么跟自己斗法。

    合安园内,文氏高兴的不行。

    至于文清浅,她其实并没有多在乎,只要自己在侯府站住脚,以后在给文清浅找个如意郎君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文氏心里边一点犹豫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前几日进了宫,为的就是曲妙凌的婚事。

    她言语威胁,皇后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文氏心中也得意的很,堂堂一国皇后,现在竟然听自己的指派办事,文氏光是这么一想,心里就爽快的很。

    自从曲妙凌回到侯府,自己就处处被人辖制,一点自由都没有办什么事,不是失败,就是半途而废,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被送得远远的,鲜少能回来。

    文氏整天看着儿子、照顾着儿子都觉得不够,又这么长时间没见了,文氏心里抓心挠肝,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只要把曲妙凌赶出去,一切都会变好。

    文氏眼神一闪,便接过桃蕾递过来的茶杯,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暖烘烘的茶流进食道,整个身体都暖暖和和的。

    文氏舒服的喟叹一声,便眯上眼睛尽情享受口中的甘甜。

    “好茶。”

    文氏离开皇宫之后,凤仪宫那就响起了一片噼里啪啦的瓷器碎裂声。

    宫女们跪着收拾,沐婉淑眼神阴鸷。

    文氏,你不得好死!!

    沐婉淑在心里尽情咒骂,可文氏说的是她也必须得办。

    当初她动手除掉慧灵郡主,却被文氏看见,这么多年她一直以这个理由辖制自己,这些年,她受够了。

    皇后长长的指甲嵌进肉里,看着都疼。

    文氏,你真以为自己聪明吗?

    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在后宫内跟众位妃嫔争斗这么多年,她凭什么能打败端贵妃和瑞贵妃成为皇后。

    凭借的就是他这颗七窍玲珑心,跟她算计谈心眼,文氏还嫩着呢!

    沐婉淑这样一想,就让青柳过来。

    她在青柳耳边说了些什么,青柳就离开了凤仪宫。

    文氏自以为心有谋算,他却不知道,自己其实也有意让曲妙凌嫁给司徒怀渤,这样一来,不仅在皇上面前赢得了好名声,曲妙凌外祖家的势力也被司徒怀渤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成为他登上皇位的最大助力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沐婉淑缓缓笑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曲妙凌受到传召进宫,召见她的正是皇后。

    在凤仪宫门口,曲妙凌见到她最不想见的那个人,文清浅也杵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妹妹你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文清浅也听说皇上要把曲妙凌许配给司徒怀渤,当即她脸色骤变,铁青铁青的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突然插一脚,她更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曲妙凌!

    她最大的死对头竟然嫁给了自己喜欢的男子,这让文清浅心中的恨意骤然加深。

    结果今日皇后就把自己照到宫中,谈及她的婚事。

    文清浅隐隐约约察觉到曲妙凌跟司徒怀决的关系,她故意走到曲妙凌跟前儿,炫耀的说道:“妹妹你还不知道吧,马上三皇子殿下也要结亲了呢!”

    文清浅眼波流转,里面充斥着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曲妙凌眉目稍敛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要是真的张口了,才是真的中了计。

    在文清浅面前她并不想露怯,尽管对方谈及的是自己最在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我就好心告诉你吧,马上我就要成为三皇子妃了。”

    文清浅说完,欣赏了曲妙凌骤变的脸色之后,便是释然离开。

    “妹妹,我们一同加入皇家,以后可要多走动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文清浅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自以为曲妙凌会嫉妒的不行,一想到对方的脸孔变得丑陋,文清浅心中就畅快不已。

    可她没想到的是,曲妙凌的反应竟然这样快,她这样回道:“在这宫中,都是人精,嘴巴快的人,大多下场凄惨,我可不想表姐也落得此等下场,更何况,三皇子是何等人物,会娶一个嘴巴比刀快的女子吗?”

    曲妙凌整段话没有一个脏字,却把文清浅骂得宛如地上的烂泥。

    文清浅自然也听出来了,她猛的一扭身,怒瞪曲妙凌。

    曲妙凌施施然离去进入凤仪宫,而文清浅却是盯着她的背影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但在这宫廷之内,她还是要忍住内心的情绪,尽管心中不快她还是嘴角挂着笑。

    曲妙凌,你夺人所爱,我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进入凤仪宫,曲妙凌给皇后行了礼,这才在皇后赐下的绣墩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妙凌啊,我跟你母亲也是闺中好友,现在你要成亲了,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,这是你母亲亲自绣的如意屏风,送给我大婚的,现在我转送给你,提前预祝你跟二皇子殿下百年好合。”

    皇后带着笑说道。

    曲妙凌的脸上好不容易才挤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谢过皇后娘娘,娘娘如此为妙凌的事情担忧,倒是妙凌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沐婉淑捂着嘴轻笑,“知道本宫关心你。以后成亲了就多来宫里走动,知道你过得好,本宫安心,你娘亲泉下有知,也该安心了!”

    曲妙凌听罢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我母亲跟娘娘关系甚密,娘娘关心妙凌妙凌心中感激,下次去拜见母亲的排位,定会给娘亲带句好。”

    曲妙凌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皇后的表情,果然,在她语毕,皇后的两只手抓紧了凤椅上的横竿。

    看着非常紧张似的,就好像被戳破了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曲妙凌略微一想,便知道自己的试探成功了。

    皇后,跟自己娘亲的死有关系。

    曲妙凌笃定。

    最后皇后以身体不适为由让曲妙凌离开。

    曲妙凌并不耽搁,想着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但人刚走到御花园,就又跟文清浅遇上。

    对方好像在专门等着她,见着曲妙凌就不怀好意的讽刺道:“妹妹你还不知道吧,刚才我经过内殿的时候,听说三皇子殿下被皇上下令杖责了呢?”

    听文清浅的口气,全然不像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而且她的神情中竟然带着大仇得报的快感。

    难道司徒怀决不是她的未婚夫婿吗还?是圣上亲自指婚?

    但曲妙凌来不及想这么多,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司徒怀决有没有性命危险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就想往太和殿冲,太和殿是乾坤殿的偏殿,向来是皇帝休息的地方,而乾坤殿是皇上处理政务的地方也是朝臣上朝的处所。

    皇帝想要惩罚臣子,向来都是在乾坤殿,今日骤然在太和殿下令杖责,司徒怀决一定是做了让皇帝暴怒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如今,许妙凌也猜得到,司徒怀决定是因为皇帝指婚的事情去闹了。

    皇帝已经下了旨,哪里又会在改变?

    若是没有从长计议,怕是会引得皇上厌弃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曲妙凌一边往乾坤殿赶,心中一边焦急不已。

    而文清浅则是看着曲妙凌火烧火燎的背影,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司徒怀决拒婚,正合她意。

    她想嫁的可是最有望登上太子之位的二皇子司徒怀渤,至于那个没娘的司徒怀决,就留给曲妙凌吧。

    文清浅转身离开皇宫,她羞辱曲妙凌的目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甚至在内心里,她还满心期盼,若是经过司徒怀决这一闹,皇帝真的取消指婚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今日她想要知道的已经全部知晓。

    她的目的达到了,要离开的时候也毫无遗憾。

    曲妙凌快步赶往太和殿,结果刚走到一半,她的步伐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不行她不能去,她跟司徒怀决是什么关系,她没有理由去救他。

    万一被皇上察觉她跟司徒怀决的关系,怕是要牵连两个人,就连郡王府和武德侯府都会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曲妙凌强咬着牙,逼迫自己的步子迈向宫门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轻柔也知道司徒怀决一心为小姐好,听说他出了事,轻柔也非常着急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曲妙凌头一次对轻柔如此严厉,轻柔一惊,她立马就明白小姐心中自有打算,然后便跟着小姐出宫了。

    “轻柔,你让咱们在宫内的人打听打听,三皇子殿下怎么样了,伤的重不重,皇帝有没有另外责罚。”

    轻柔点头。

    马车摇摇晃晃的往武德侯府行进,曲妙凌心中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一想到司徒怀决被按在长凳上,工人拿着刑具打在他身上,曲妙凌心中就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就连手中自己亲自绣的帕子,那针脚都被她扯开了,可见用了多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回到武德侯府的时候,她还没进到院子,文氏的声音就先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妙凌啊,你可算回来了,皇后娘娘派来的人可等了你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跟在文氏身后的,是一个年纪不大的馍馍,她的头发束在脑后,盘成发髻。

    脸却是板着的看着颇为严肃。

    倒像是教养规矩的人,曲妙凌暗暗想到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皇后娘娘派下来的教养嬷嬷,正好妙凌你不是要嫁进皇子府了吗,这规矩啊,是该好好教教了。”

    文氏说得合情合理,再加上还是皇后赏赐下来的,曲妙凌也没有拒绝的余地,只好答应。

    曲妙凌又如何能不知道,这人分明是皇后派到她身边监视她的,到时候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这两个人回报给皇后。

    曲妙凌越是想,再加上她心中对司徒怀决异常担忧,两种情绪交杂在一起,她罕见的皱紧眉头,当着下人的面儿冷着脸进入婉珍院。

    很快三皇子殿下结婚的消息就在京城传遍了。

    从宫内传出来的信息也是五花八门,有三皇子顶撞皇上了,不给皇帝面子所以才被责罚,还有因为宰相府的小姐貌丑无盐,所以三皇子才拒婚的,更有甚者,竟然说文清浅与人私通已不贞洁,所以三皇子才抗旨不尊。

    种种说法众说纷纭,众人也权当听个乐呵,并没有追究事实真相。

    曲妙凌听说这些传言的时候,手掌“砰”的敲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发出沉闷的响声,随后她眯了眯眼,忍不住开始思索这件事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曲妙凌左思右想,还是觉得司徒怀决太冒进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就该坐下来好好谋算,再行打算。

    他这样突兀的去招惹皇帝,除了得到一顿打,还能得到什么呢?

    指不定把皇帝逼急了这,份圣旨就真的无法更改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算被强摁着头,皇帝也会命令下面的人把司徒怀决压到婚礼上,跟文清浅拜堂成亲。
最新网址:www.paixun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