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迅小说网 > 蚀骨宠婚之总裁轻轻吻 > 第一百九十二章、前女友

第一百九十二章、前女友

最新网址:www.paixun.cc
    一直被挡在身后的蒋家父母此刻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,于是催促道:“小风你愣在门口干什么,大家都累了一天了,快让我们进去啊。”

    蒋凌风一脸犯难,让也不是,不让也不是。

    蒋凌瀚略微想了想,冲蒋凌风点头示意,把身后的一家人带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去后,他才知道为什么蒋凌风的为什么是那个表情了。因为现在在蒋家的人,正是荣若,是蒋凌瀚四年前的女友。

    温栀随有门,看到房里还有人,也是愣了一下。她下意识地以为这是蒋凌风那孩子的女朋友,一开始还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拉过温希的手,暗自打量着蒋家的内部装潢。她以前一直以为,蒋凌瀚就是一个家里做点生意,然后赚了点钱的小资医生,可照现在这情况来看,却并非如此。蒋凌瀚之所以在国内都可以和纪衡齐名,自然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温栀不引人注意地慢慢往前走了两步,好更清楚地看到这个她今后将要生活的新家。按她现在看到的情况来说,蒋家在Y国的产业,足以和国内的纪氏相比较。

    温栀还在好奇地四处乱看着,却听身旁的蒋凌瀚面色难看地开了口:“你来做什么?”经他这么一说,温栀才将目光又放到面前这个身材匀称,面容姣好的女孩身上。

    四年前,正是温栀跟纪衡闹掰,而蒋凌瀚回国的时间。而蒋凌瀚在回国前,其实还有一个女朋友,正是面前这个荣若,但最后却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荣家以珠宝产业起家,在Y国颇有权势。那时的蒋家刚刚起步,蒋凌瀚经常穿梭于各个名流交际场合里,自然少不了认识一些上层圈子的年轻男女,其中就包括荣若。

    五年前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,也是荣若对蒋凌瀚一见钟情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哎荣若,看到那边那个了吗,新来的,以前没怎么见过,估计是你的菜哦!”荣若身边围了一圈贵女,其中一个率先看到蒋凌瀚,指给荣若看。

    荣若到底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,从来都是别的男人围着自己打转,何时有自己贴上去的道理。所以听到有小姐妹这么说,她倒是漫不经心地往那边瞥了一眼,却没想到就这一眼,让她彻底栽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那些姐妹,见到荣若这个眼神,都知道意味着什么意思,一个个在心底嗤笑起来。说到底,都是些上流社会利益交换的关系,哪会有真心可言?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荣若,荣氏珠宝的荣利成是我爸爸。”荣若趁着蒋凌瀚身边没人时,走上去打招呼道。可她虽然心里喜欢蒋凌瀚得紧,面上却仍端着高傲的姿态。

    蒋凌瀚当时大学还没毕业,参加这种场合,都是自己去问好建立人脉,倒是第一次碰到主动找自己的。所以他虽然心里觉得诧异,但仍礼貌地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好,蒋凌瀚。不知道荣小姐找我,是有什么事要商谈?”蒋凌瀚心里并不喜荣若,所以只是中规中矩地说道。

    荣若倒是对他这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新奇得紧,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没有要事,就不能来找蒋先生了?蒋先生倒是无趣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蒋凌瀚皱了皱眉,往后退着说道:“蒋某确实不会讨女孩子欢心,让荣小姐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正是这场宴会上的一面之缘,让荣若从此注意上了蒋凌瀚,也就此展开了她的追求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蒋凌瀚其实是有女朋友的,对方正是让蒋凌瀚这么多年一直耿耿于怀的初恋。可荣若骄傲得很,就从来没有她拿不到的东西。所以她才不会管蒋凌瀚有没有女朋友,自己现在这种行为又合不合乎规矩,反正人抢来就对了。

    可荣若这种疯狂的行为,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蒋父的耳朵里。蒋父当时急于在Y国的市场里站稳脚跟,自然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小瀚,我听说……荣家的女儿,似乎对你有意思?”蒋父在一次吃饭的时候,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蒋凌瀚皱了皱眉,随口说道:“都是些小女生过家家的游戏,父亲不必放在心上,我跟她之间不会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蒋凌瀚这话一出,蒋父却是少有的沉默了,直到蒋凌瀚疑惑地看过来,他才开口道:“不,我的意思,不是要阻止你们。而是说,就算她只是玩游戏,你也要把这个变成真的。”

    蒋凌瀚听到这,震惊地一把扔下筷子,不可置信地说道:“你在说什么呢爸,你让你儿子去干这种事?我答应了,那小翎怎么办!”

    可出奇的,蒋父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却前所未有的强势,竟是半步也不退让。

    当时蒋家的公司恰好又遭遇了危机,如果能将这次的事当成跳板,蒋氏就可以一跃跻身龙头企业,可如果没能成功渡过危机,那这次就会让蒋氏彻底倒下。而无疑,荣家就是当时蒋家最大的推手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蒋父每天回到家都是一脸愁容,耳边的白发冒了一根又一根,家里的条件也一日不如一日,这些蒋凌瀚都看得到。

    而蒋父每天问得最多的,就是蒋凌瀚跟荣若之间的感情进展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蒋凌瀚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,他最终还是没能抛下一切,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管是来自家庭的压力,还是荣若的压力,抑或是当时小翎的不坚持,蒋凌瀚最终妥协了,接受了荣若的感情,被迫和她在一起,更是在毕业后听从蒋父的安排,直接订婚。

    订婚宴上,蒋凌瀚全程木着脸,不发一言。站在一旁的荣若脸上无光,忍不住低声对蒋凌瀚道:“你什么意思啊,有什么事不能私下说,非要在今天这个场合……”

    蒋凌瀚面无表情地打断道:“觉得丢人,你可以不跟我订婚啊。”

    荣若知道他不情愿,可今天到底是不一样的场面,她不能失了面子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蒋凌瀚之前心里有别人,可她总觉得,自己这么优秀,假以时日,一定能够取代蒋凌瀚心里那个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订婚后,蒋凌瀚发了疯般地找小翎,可她像是消失了一样,再没有出现过。当时的蒋凌瀚只以为是小翎不能原谅,所以离开了自己。

    蒋凌瀚就这么麻木地数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却没想到,还是有一件事,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蒋凌瀚是在Y国最出名的情侣西餐厅里看到荣若的,那时她正跟对面的男人亲密地互相喂食,却没想到被蒋凌瀚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来到两人面前,一直等到荣若发现自己,才冷笑出声。

    荣若见到蒋凌瀚,脸上闪过一丝慌乱,可随即又恢复镇定,竟是大大方方地承认道:“蒋凌瀚,我们结束吧。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,不过就是一时新奇,更何况,荣家也不会允许我嫁给这样的人家……”荣若说着,竟是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你心里也有别人,我现在放你自由了。”荣若说完,转身潇洒地牵起对面男人的手离去。

    蒋凌瀚一个人站在原地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其实说真的,他当时的内心没有一点气愤,只是觉得终于解脱了,或许,他可以真的做回蒋凌瀚了……

    自那天后,蒋凌瀚回到家,二话没说地对外宣布了与荣家婚约破裂的消息。任凭蒋父在身后吹胡子瞪眼,他却半点没让步。

    “你这混小子,这是做什么!她荣若劈腿,你怎么不找找你自己的原因?你不把人给我追回来就算了,居然这就宣布分手,你让荣家的面子往哪搁?”蒋父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那也是蒋凌瀚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父亲居然是这副嘴脸。

    蒋母听着蒋父这话,实在没忍住,站出来维护蒋凌瀚道:“那荣家的女孩子做错了事,你不安慰咱儿子就算了,居然还要把人家追回来?这样的女孩子,以后娶回来也是个祸害,我看这样倒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妇人之见,你懂什么!”

    蒋凌瀚看着面前二人的争吵,突然就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,让他觉得厌烦。

    再后来发生的事,就是温栀都知道的了。蒋凌瀚憋着一股子气回到国内,遇到温栀,照顾温栀,一待就是四年。

    其实有些时候,他自己也说不清,这四年间,到底是自己照顾了温栀,还是温栀抚慰了自己心里的伤口,让他再一次体会到,能对一个人有感情,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蒋凌瀚从过去的思绪里回过神,看着面前的荣若,淡漠地再一次问道:“我最后问一遍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荣若的视线率先注意到了蒋凌瀚身后的温栀。不得不说,女人之间的直觉总是敏锐的,她从温栀身上感觉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不过这威胁没持续多长时间,就被温栀身旁的温希打断了。看到温希,荣若的心放下去一大半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小女孩应该就是面前这女人的女儿了。刚还觉得这又是一个来跟自己抢蒋凌瀚的狐狸精,但现在看来,是没什么必要了。毕竟自己虽然四年没见蒋凌瀚,可也知道,他的眼光总不会差到这个地步,能喜欢上一个带着孩子的“已婚妇女”。

    温栀莫名其妙地看着荣若,不知道面前这女人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。不过她多少也能从现在的这场面上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本以为她是蒋凌风的女朋友,但现在看着蒋凌风默不作声而蒋凌瀚强势发问地样子,估计这个所谓的荣若,应该是蒋凌瀚的一段桃花债了。

    荣若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,这才意识到蒋凌瀚不耐烦地看向自己的目光,忙回道:“阿瀚,你四年没回来了,这次突然回家,都不和我说一声,我还是从以前的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荣若故意说得可怜巴巴的。想先发制人,博得蒋凌瀚的愧疚。四年没见,如今的蒋凌瀚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自己拿捏的蒋凌瀚了,况且,如今的蒋家也今非昔比,不是自己能轻易动得了的。所以荣若再见到蒋凌瀚,竟是下意识地带上一丝讨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蒋凌瀚确实有点不耐烦,四年再见,他再面对荣若时,内心已经没有半分波动了。他直接问道:“有事说事,我这还有事情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荣若被噎了一下,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继续装柔弱道:“你难得回来一次,我这不是得到消息说你今天到家吗,所以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蒋凌瀚丝毫不给她面子,说道:“那你消息倒是挺灵通,拜访人也挺会挑日子,选在主人家回来的第一天上门,是赶着来给我家收拾房子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蒋凌瀚跟温栀相处的这四年,尽是温柔小心的样子,让温栀都快忘了蒋凌瀚的真实性格是什么样了。现在的蒋凌瀚,才是认识温栀以前,那副嚣张不可一世的跋扈子弟模样。

    荣若听着这话,脸一阵红一阵白。身后的蒋老爷子看不下去了,暗自踹了蒋凌瀚一脚,上前打圆场道:“小若难得来我们家一次,这蒋伯父当然欢迎了啊。快坐吧,大家别都站在门口,像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蒋父拉着蒋母这一上前,倒是把温栀和温希给挤到了后面。众人都在客厅的沙发上落座,一时竟没人注意到身后的母女二人。

    蒋父蒋母坐在座位上,互相对视一眼,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难色。
最新网址:www.paixun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