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迅小说网 > 我家小姐又被退婚了 > 第026章 宗人府人满为患

第026章 宗人府人满为患

最新网址:www.paixun.cc
    花落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,夜清寒已经因为腿伤的原因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她甚至看到太子朱昀拿着剑偷偷的走到了夜清寒后背,这是想偷袭的节奏啊!

    夜清寒怎么说也救过她好几回了,她不能就这样放任他被朱昀偷袭。

    花落踮着脚费力的解开被绑着的另一只手,飞快的向准备偷袭的太子朱昀冲了过去,一把抓住他拿剑的手:“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?!”

    朱昀本来就一肚子火气,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偷个袭,还让花落给搅黄了,他怒从心起,一挥手,手中的剑便冲着花落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夜清寒听见背后声响,发现花落有危险,丢开众人挥剑格开朱昀的剑。

    只是剑虽然偏了,没有刺中花落的要害,却在她胳膊上拉开一道浅浅的口子。

    夜清寒将花落护在身后:“你没事?”

    花落捂着左臂,忍着胳膊上火辣辣的痛:“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因为我……”夜清寒看着花落厚厚的裘衣下流出的血水,眼中闪过一抹自责,“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看夜清寒自责花落倒不自在了,他如不来,她此刻怕已经是个大花脸了,想想都后怕。

    花落摆了摆完好无缺的右手:“本小姐最不喜欢暗箭伤人的勾当,就算是别人我也会管,再说了你在东郊不也救过我,咱俩谁都不用言谢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夜清寒的眸色暗了下来,她帮他只是因为不想欠他。

    花落和夜清寒早被朱昀的手下围在了中间,却还面不改色的聊天,这让朱昀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冲着被围的两人怒道:“有什么遗言留着去阴曹地府说吧!”

    众侍卫见状就要攻击被困在中间的两人。

    此刻却见一根熟铜棍从门外飞了进来,笔直的砸向一个对花落挥刀的侍卫。

    这一棍的力度极大,那个侍卫被震的钢刀脱手不说,还口吐鲜血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哪个不长眼的敢伤我的女儿!”宗人府门口一声带着威慑底气十足的女声,惊的众人见状纷纷停止攻击,转脸冲着门口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却连门口处火急火燎的走进来花落的娘亲祁媛媛,只见她四十岁开外的年纪,短衣短衫,铅粉未施脸上透着干练和不容小嘘,他身后是虽然有些发福却依旧英武不减当年的花辰花老将军。

    花落在夜清寒面前一直说没事,可当她看到爹娘的时候,再也坚强不起来了,帮人还被抓来用刑,让她的声音中透着十足的委屈:“爹娘!”

    “受伤了?!”祁媛媛推开众人走向被夜清寒扶着的花落,扯开她的胳膊,见虽然留了这血,伤口却不是很深,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开始给她女儿包扎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疼了,看你下回还惹不惹事!”祁媛媛帮花落包扎伤口还不忘数落花落,“这么大的人了,一点轻重都不知道,你想没有想过要是夜世子的侍卫没来花府报信,你今天会怎样?!”

    花辰那边已经快步走到太子面前,语气虽不是呵斥,却也透着几分问责:“老臣想问问太子殿下,为什么要将老臣的女儿监禁在宗人府?!”

    闻仲将花落押解在宗人府后,闻月华便立刻将这件事告诉了朱昀,还特意跟他说花家人还不知道此事,此刻想办法给花家治罪,绝对是最佳时期。

    朱昀当时只想着如果这次能诬陷花落,就能成功降罪花家,却忘了这么大好的时机闻仲为什么不好好把握,而是要借助闻月华之口诱导他来做?

    朱昀越想越气,闻家居然敢耍他!

    但是在花辰面前他还得强撑住他身为太子的尊严:“花落行刺犬戎使臣,意图破坏大宇和犬戎的议和,狼子野心其心可诛!”

    花落听了不乐意了:“你才狼子野心,你怎么不说他们欺负大宇烈士遗孀,再说了你见过用朱钗行刺的吗?!”

    “行刺的是刀剑还是朱钗,有区别吗?!”朱昀不理睬花落,而是将目光落到花辰的身上,“女儿行刺来使,父亲硬闯宗人府,花家还有没有把大宇的律法放在眼中?!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女儿犯了行刺来使的罪责,那也要等逮捕公文下来,由刑部衙门的大人审理,而不容太子您押在宗人府动用私刑!”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,花辰平日里嗜酒如命还怕老婆怕的要死,可在大事大非面前,他却如变了个人显出咄咄逼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朱昀被花辰身上的杀气震的险些后腿。

    “现在放人,之前的事情老臣可以不加追究!”

    “敢跟当今太子殿下说不加追究,花老将军好大的口气!”花辰的话音刚落,门外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,花落听出来是闻皇后的,那天闻皇后在猎场质疑她兄长用的就是这样的调调。

    果然,话音刚落,闻皇后和闻仲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跟着一大帮禁卫军便将本就不是很大的宗人府大牢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闻皇后带人进来后,花落顿觉本来宽敞的宗人府,瞬间人满为患,这皇后娘娘的阵仗就是不一样,大气!

    朱昀看到母后神色松快了许多,有他母后和禁卫军坐镇,他还用怕一个花辰不成?

    可当他的目光触及到母后身边的闻仲是,不由得一冷:“舅父给犬戎使臣包扎耽搁至今?!”

    “本来不需要这么久,但是回宗人府的途中遇到了皇后娘娘,所以晚了,不想太子殿下也关心此案。”

    闻仲其实是听说花家来人了,特意去请的皇后娘娘,这件事他本就是在闻皇后的授意下做的,但是他不知道太子会得知消息来的宗人府,更不知是闻月华从中作梗,当着这么多人,他并不打算对此事多做解释。

    朱昀见闻仲反问他也关心此案,心中越发相信是他和闻月华一起骗他来的宗人府,他本就对闻仲借着母后扩张势力一事不满,如今对闻仲的戒心越重:“舅父当真是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闻皇后并不知道其中原委,对花辰道:“花家嫡女花落伤了犬戎使臣,人证物证俱全,需要什么逮捕令?”
最新网址:www.paixun.cc